國器巨匠 風范長存——深切緬懷鄭守仁院士

2020年7月24日,鄭守仁院士走了,噩耗傳來,痛惜不已。我國水利界失去了一位杰出的巨匠,巍巍三峽大壩失去了一位忠實的守護者,我們失去了一位可敬可親的兄長。

對于鄭院士的病情我一直是了解的,他已與病魔頑強抗爭了很長時間,對于一位八旬老人,這已很是不易。記得2017年和2019年,我先后專程去武漢看望他,他雖已住院,但精神尚好,與我們談論的,都是他心心念念的三峽、長江。今年武漢新冠疫情爆發,我最為掛念的就是他的治療情況,一道又一道的難關,他都一次又一次頑強地挺過來了。不曾想,幾個月過去,他還是離我們而去了。

與鄭院士相識,始于2001年5月我調任長江委工作,他已當選中國工程院院士,時任長江委總工程師、黨組成員、長江三峽工程設計總工程師。我們在一個班子里一起共事12年,都習慣稱呼他鄭總。他對水利事業的熱愛、對長江治理保護的執著、對三峽工程的摯情,以及他嚴謹負責的工作態度和求真務實的工作作風,都在我們心中留下了不可磨滅的印象。

鄭總對水利事業充滿了摯愛。他20世紀60年代大學畢業就來到長江委,從事水利工作逾半個世紀,從陸水到烏江渡,從葛洲壩到隔河巖,一直到三峽,都留下了他堅實的足跡。他先后負責烏江渡、葛洲壩工程導截流設計,隔河巖工程現場全過程設計,主持三峽工程設計總成及現場勘測、設計、科研工作,為我國水利水電事業發展作出了重要貢獻。半個多世紀的治水生涯,他踏遍青山綠水,歷盡千辛萬苦,長期駐守工地,始終堅守初心,把全部心血和汗水都奉獻給了水利事業。即使在他生病住院治療期間,他仍念念不忘工作,堅持收集整理三峽工程技術資料,為流域內重大工程提供技術咨詢。他用一生詮釋了對水利事業的熱愛,書寫了對國家、對人民的忠誠,是中國水利人的杰出代表。

鄭總具有強烈的使命意識、科學態度和擔當精神。在幾十年的治水生涯中,他始終把工程質量看得高于一切,堅持對國家負責、對人民負責、對工程負責、對歷史負責,帶領團隊勇攀大壩建設技術高峰。與鄭總共事的12年,正值三峽工程建設高峰期與試運行期,他身為總工,負責全委技術工作,重點負責三峽工程設計與施工,對于每一項工作,他都一絲不茍,科學嚴謹,認真把關,凡有重大事項我們都及時溝通,從中我學到了很多。我們一起進中南海匯報三峽工程的情景尤在眼前,鄭總用扎實的數據、科學的分析和充滿自信的語氣,簡明扼要,如數家珍,侃侃而談,贏得了首長和與會者的好評,也讓我如釋重負。這份匯報稿就是一本傾注著鄭總智慧與心血的三峽工程教科書。作為“千年大計、國運所系”的三峽工程的設計總工程師,他堅持理論與實踐相結合,務實創新,攻堅克難,精益求精,帶領設計、科研人員解決了圍堰、大壩、廠房、船閘等建設中的一道道世界級技術難題,創下了十幾項優化設計成果,為確保三峽工程的設計和施工質量奠定了堅實基礎,推動了長江水利工程關鍵技術進步,并為國家節省了巨額投資,取得了顯著經濟效益和社會效益。他常說:能參與三峽工程建設,是我輩的幸運,一定要盡全力把它建設好。他用行動踐行了自己的諾言。三峽工程已在實踐中發揮了巨大的防洪、發電、航運、生態等綜合效益,被譽為“大國重器”,2019年10月榮獲國家科學技術進步獎特等獎,鄭總也當之無愧的被國家授予“最美奮斗者”榮譽稱號。

鄭總高度重視技術民主。作為技術負責人,他從不將個人意見強加于人,技術民主、科學決策是他的一貫作風。他曾說:“建水利工程不是解數學題,不是靠個人的力量,靠的是一個群體。”每遇重大技術問題,他都要組織開會討論,集思廣益,多方案比選,既要保證質量,又要算經濟賬,然后慎重作出決策,并主動承擔責任。作為三峽工程前線設計的“總指揮”,他敬重我國水利水電領域的權威專家學者,虛心向他們請教,認真落實他們的意見建議;他倚重由退休專家組成的長江委科學技術委員會,每年都要請他們到三峽考察、咨詢;他重視全委工程技術人員作用的發揮,虛懷若谷,廣納良策。在三峽工地十幾年,他主持數千次現場設計技術問題討論會,隨時聽取前方技術人員的建議,不斷優化設計,形成了680余萬字的會議紀要,親自撰寫了400余萬字的現場設計工作簡報。這些珍貴的第一手資料,飽含著鄭總對工程的一片赤誠之心和真知灼見,使得三峽工程建設中遇到的許多與設計有關的重大技術問題都得到圓滿解決,保證了工程建設順利推進。

鄭總一生淡泊名利。他是一個心懷大愛的人,始終把黨、國家和人民的利益看得高于一切,唯獨沒有自己。每次與鄭總談話,他講的除了工作還是工作,從來沒有向組織提出過任何個人要求。他幾十年如一日,以工地為家,鞠躬盡瘁、恪盡職守,被稱為“工地院士”。在兩次確認患癌后仍堅持邊治療邊工作,病情稍好,就批閱文件、主持技術討論、深入現場查勘,水利人的使命情懷已融入他的骨髓。他為人謙和,十分關心重視對年輕一代技術人員的培養,注重發揮傳幫帶作用,一大批跟隨他在工地摸爬滾打經受歷練的年輕技術人員已成長為治江領域的中堅和骨干力量。他與夫人高總常年住在工地,單位幾次分房,他都主動放棄,后來單位按標準分給他一套,他也很少去住,我幾次勸他回漢,畢竟武漢生活醫療條件要好些,但他總說三峽工程尚未驗收、林一山主任交待的把三峽工程技術總結好的任務還未完成,其實他是對三峽難以割舍。他清正廉潔,生活儉樸,心里卻時刻裝著職工群眾,多年來他將各類獎金和稿費都捐獻給了困難職工群眾和公益事業。他贏得了廣大干部職工的敬重和愛戴,是忠實踐行新時代水利精神和長江委精神的優秀典范。

斯人已逝,風范長存。鄭總走了,但他對長江水利、三峽工程的卓越貢獻,將永載史冊!他的精神更是深深融入他親手打造的一座座水利豐碑,將永遠激勵水利后輩們砥礪前行!

(作者為第十三屆全國政協常委、中國水資源戰略研究會理事長、全球水伙伴中國委員會主席,曾任水利部副部長、黨組成員,水利部長江委主任、黨組書記)

彩神-Welcome